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一刚的博客

我手写我心,期望给世界些许温暖!

 
 
 

日志

 
 
 
 

春游杭州北高峰  

2008-03-04 03:0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游杭州北高峰 - hyigang - 黄一钢的博客

       五人合影。左起:陈京莉、庄燕群、江琳、严亮奇和我

 

 北高峰在脑海里储存已久,差不多要飘出酒香了。

        来杭州已是第八年,且住在西湖不远,却没上过一次北高峰,或许令人难以置信,但于我却是逃避不了的真实。不是不想,是找不到机会,或者说没有一个能够让自己起意的理由。

        星期六的杭州,春光明媚,天气暖和,是经过了寒冬之后一个难得的晴好日子。刚好严亮奇律师从金华过来,几个朋友有了一次聚会。用过中餐,陈京莉按计划提议游北高峰,我就动员准备回金华的严亮奇、江琳两位律师留下来同游。于是,加上庄燕群律师,一行五人挤在一辆车上出发了。

        认识陈京莉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因为都是文学爱好者的缘故。但两人交往不多,后来她去了北京,就没了联系。直到今年春节的正月初四,与当年《金华日报》专刊部副主任洪加祥的聚会,才又见到了陈京莉。上星期一次朋友小聚,陈京莉就曾透露准备登北高峰,但我当时并没有响应。

        我们是从北高峰的南麓上山的。北高峰下就是闻名天下的灵隐寺,但我们并没有走进山门,而悄悄地绕到了庙后,直接跨过白乐桥上了山。

        北高峰是杭州的至高点,海拔高度314米,有缆车可乘。然而,抬头望去,不过一个馒头山,真的要比个登山速度,我想也就一二十分钟。所以,我们谁也没提乘缆车。

        据说,从这路登山,石阶多达千阶,盘曲三十六。一路上松林夹道,叠以拥翠,但因为过去的那场数十年一遇的雪灾,举目之间发现断枝残丫不少;耳旁,除了游客的声响,似乎也听不到有什么鸟鸣。步行不过十多分钟,挺着“七个月肚子”的严大律师就额头冒汗,气喘吁吁了;两位女律师也因为穿着高跟鞋而直喊吃不消,小庄干脆脱了鞋袜赤脚上阵,吸引了上上下下游客的目光。

        走走停停,大约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们终于登上了北高峰峰顶,伏栏四望,眼前顿时豁然开朗。张公亮有句:“江气白分海气合,吴山青尽越山来。”倒是十分贴切。还有些凉意的春风徐徐吹来,远处是杭州最让人骄傲的西湖。此时的西湖就像一个碧茵茵的小水塘,三面环山,东面是阳光下熠熠闪光的城市的水泥森林。西湖太小了啊,如同一颗镶嵌在城市胸前的碧玉,令人顿生怜爱。

        北高峰峰顶,最著名的数“天下第一财神庙”灵顺寺。据说距今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早在宋代因寺内供奉“五显财神”而被宋徽宗赐名“灵顺庙”。现存大殿为明末清初所建,规模宏伟,供奉着“财神真君”赵公元帅。据说,因为这里的财神很灵验,香客一直很兴盛。上山途中,那些结伴而行、肩挂黄香袋、腰系红带、头裹白巾上了年纪的“香客”,不时与我们檫肩而过,可见其名声之盛了。

        财神庙大门洞开,岂有不进之理?我和小庄相约而去,分头虔诚地跪拜许愿,并各求的一签,小庄“上吉”,我“上上”第五十六签,曰:“父贤传子子传孙,衣食丰隆只靠天。堂上椿萱人快乐,饥食渴饮倦时眠。”并解曰:“接竹饮泉,流传不绝;君子谋望,无不欢悦。……凡事谋望大吉也。”花了五元钱,令我十分开心。这是我新春求的第一签啊,预示着今年将有一个不错的开端!

        出了财神庙,碑亭里毛泽东同志在登临北高峰后留下的诗词墨宝碑刻映入了我的眼帘,我们仔细辨别拜读,还是有不少字无法认得,之后大家在他老人家的题词“北高峰”前合影留念。直到下山后查阅资料,我才弄清碑刻的内容。原来,毛泽东主席曾先后于1953年12月、1954年2月、1955年4月三次登临北高峰,那碑刻便是因此写下的《五律·看山》:“三上北高峰,杭州一望空。飞凤亭边树,桃花岭上风。热来寻扇子,冷去对佳人。一片飘鹞下,欢迎有晚鹰。”词写得没有老人家的那些名篇那么优秀,但从中透露出的领袖气度、大家风范,还是能够体会出来的。

        我们没有去敲“青春宝·和平吉祥世纪宝钟”,不是我们不想祈福,而是我们讨厌已经染上太多商业气息的做秀。都说“心想事成”,如果有神灵,我想他一定会保佑我们这些善良的子民!和我们一样,大多上山的游客并没有花钱去敲钟,至少在我们待在山上的半个多小时里,没有听到一记钟声。

        在这样的时节,这样的时段,最好的选择应该是泡一杯龙井,就着徐徐清风,拾一张椅子,和几位同好,悠然自得,海阔天空神聊。但天色向晚,人声嘈杂,缺了那一份诗意和心情,只好打道回府。于是,我们回头望望夕阳映照着的财神庙和庙旁耸入云天的电视发射塔,沿着来时的路下山,去西湖边另一处叫“茅家埠”的地方喝茶吃晚饭了。

[同时见http://blog.sina.com.cn/hyigang]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